未落柳絮,因風起。

關於部落格
心情隨筆、
發廚集散地、
及不才創作。
  • 4978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同人圖文]謝謝你、我的奇蹟。(傑多生日快樂!)





*本文首發於2013.04.05巴哈姆特哈拉區

*圖與文無關
*阿貝爾中心視角,無CP
 
 

  一滴露珠滴落鼻尖,傑多猛然睜開雙眼。
 
  ……嗯?不對。星幽界素來沒有天氣變化可言,除了陰綿綿的天外,既瞧不見太陽也未曾下過雨,是不會有露珠這種東西的。
 
 
  有陽光、有露水的世界,早已埋沒在遙不可及的記憶中。
 
 
  「傑多,躺在這裡睡覺會感冒喔。」
  阿貝爾的嗓音自視線上方高高落下,連同他手裡正滴著水珠的冰果汁。「大小姐正在找你,急得快把宅邸掀了。」
 
 
  傑多略歪了一下頭,嘴角勾起一抹弧度──都已經算是死人了,無論他穿得多麼單薄,生病什麼的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。雖然他們戰鬥完會受傷、會疲倦,但只需稍作休息,身體很快又會再充滿活力。
 
 
  簡直比活人還像活人。「大小姐找我?今天不是沒要出門嗎?」
 
 
  大概是知道阿貝爾的關心之情,素來嘴快的他倒是沒有開口吐槽的意思,只是拍了拍披風站起身,接過阿貝爾手上的果汁。
 
 
  就是因為知道大小姐今天沒打算離開宅邸,他才敢悠哉找個地方睡午覺。畢竟聖女之子無論是對戰還是探索地圖,從來都是少不了他的。阿貝爾搔了搔腦袋,笑道:
 
 
  「好像是夥同利恩他們想找你玩牌雪恥……一堆人都圍在他們身邊等著你回去,大概是想觀戰吧?」
 
 
  傑多吐吐舌,露出燦爛淘氣的笑顏。他絕對不會告訴阿貝爾,他之所以會選擇庭園而非自己房間當作午睡場所,是因為他把羅索的實驗藥物放到布朗寧的公事包裡結果產生爆炸,情急之下便拿阿修羅的頭巾來滅火一事。
 
  居然利用大小姐來找我!同住這麼長一段時間,傑多知道那些傢伙可不是笨蛋,八成是發現了他幹的好事,想把他叫回宅邸教訓一番。
 
 
  「嘛啊,就算是我,也是有偶爾需要一個人安靜的時候啊。」他佯裝若無其事的模樣,聳了聳肩。現在進去的話應該會被叨唸一下吧?沒記錯的話,布列依斯還交代他要和艾茵偕同刷浴室……這根本是虐待未成年少年少女嘛。
 
 
  將果汁一飲而盡,傑多把空杯塞回阿貝爾手裡。「反正謝啦!我就先進去吧,大家還真是不能沒有我耶,一下子沒見面就那麼急著找我。」
 
 
  有大小姐在,其他同伴就算再怎麼想揍他,應該也不會下手太重的。稍微記得裝無辜求情一下就好了。
 
 
  「──傑多。」
 
 
  溫和的聲音自身後緩緩傳來。傑多停下腳步,與這名昔日曾是他唯一戰友、今日也依然是他好友的夥伴相互對視。
 
  輕輕地,阿貝爾開口,總是掛著溫柔笑容的面孔一如往昔的穩重。
 
  「你現在……過的快樂嗎?」
 
 
  一時被問了出乎意料的問題,傑多眨了眨眼。那雙總是隨著靈活思考而溜轉個不停的眼,此刻難得的靜止下來。
 
 
  心知自己大概也是白擔心──阿貝爾無奈的笑了笑。傑多是最受大小姐珍視和疼愛的戰士之一,恢復的記憶也遠比自己多很多,但……
 
 
  那雙承擔過許多孤寂的瘦小肩膀──總是愛逞強又固執,不斷的尋找屬於自己的真正歸處的,傷痕累累的孩子。
 
 
  害怕被再度拋棄、害怕被留下,阿貝爾非常了解這名幼小的同伴是多麼渴望一份普通的溫暖。那是藏在漫不經心的調皮笑容下、鮮少人知道的,傑多的另一面。
 
 
  他既淘氣又愛搗蛋,然而,每一個與夥伴間的過份玩笑,都像是在確認「這樣真的不會討厭我嗎?」一樣,那麼樣的不安。聰明又敏感的傑多總是知道什麼時候該收手、什麼時候該適可而止。
 
 
  這一切,阿貝爾都非常清楚,也一直都看在眼裡。因為他是他重要的同伴啊,就算失去了記憶,這份重要的情誼還是在的。
 
 
  「……阿貝爾。」
 
 
  突然間,傑多舉高雙手,像是旁若無人似的伸起懶腰來。「你知道嗎?我啊──覺得這裡是個很奇妙的地方。」
 
 
  「喔?怎麼說?」
 
 
  「睜開眼睛看到的畫面不是女人的漠視和毒打,而是一張張友善的笑臉──醒來時聞到的不是垃圾味,而是很香的飯菜香……尼西子姊姊的甜點和瑪格姊姊的實驗料理除外啦。」
 
 
  「那兩個啊……」阿貝爾微微汗顏,完全無法反駁庫勒尼西和瑪格莉特這對母子(母女?)在廚藝上那令人望塵莫及的驚人紀錄。
 
 
  傑多笑了笑,繼續道:「不管我怎麼調皮,都沒有人會趕我走。他們會敲我的頭、跟我玩摔跤、一直念一直念念到我頭痛……但就是沒有人會真的生氣,真的是一群爛好人耶。」
 
 
  想起艾依查庫昨天抱怨眼罩被藏起來的事情、以及阿奇波爾多滿屋子找自己的帽子的畫面,阿貝爾忍不住噗嗤一笑。
 
 
  「結果你把那些東西藏到哪去啦?」
 
 
  「暗房啊!明明是那麼顯而易見的地方……反正把問題推給布勞,那個人也不能拿我怎樣,因為他只會說『在下才不會做這種無聊的事,你說是吧?傑多?』然後對我笑一笑而已啦。」
 
 
  「艾依查庫剛剛說,晚上要來跟你比腕力,贏了就不跟你計較。」
 
 
  「那我就去告訴艾伯哥,說笨狗哥都虐待小孩子……」
 
 
  微微嘟起嘴,傑多拉好身上的披肩,轉身背向阿貝爾。「這裡的人真的很奇怪對吧?像現在也是,才沒見到我多久就那麼想我……沒辦法囉,我只好為了他們繼續留在這裡,誰叫我很善良呢。」
 
 
  望著那個背影,阿貝爾知道自己果然白問了這個問題。
 
 
  不需要擔心的。和從前的那個孤單的、只有他一人作陪的背影相比,現在這個背影身旁已經站了好多的人。
 
 
  也許,明瞭傑多心口不一又只會以任性行為撒嬌的感情表現方式的人,比阿貝爾想像得多很多吧。
 
 
  「小傑──!你在哪?」
 
 
  銀鈴似的女孩嗓音自宅邸方向傳來。遠遠地,只見人偶高高坐在弗雷特里西的肩上,呼喊著某人的名字。
 
 
  站在傑多的身後,阿貝爾看不見傑多的表情,不過他猜想,大概是跟此刻的自己一樣的燦爛笑臉吧。
 
 
  「唷──大小姐!」
 
 
  披風漫天揚起,在這個沒有陽光也沒有露水的世界中,輕盈而自由地朝前方大宅──朝他們的歸處飛去。
 
 
 
 
  「我就在這裡喔!」
 
 
 
 
End.
 
 
--------------
 
 
傑多是我的第一隻暗房角。
 
初期還不會玩時常害皮薄的他死掉,不過他一直都是我家最靠得住的孩子。
 
可靠、溫柔、重視身旁的人可是卻又很笨拙,因為從前的他從沒遇過這麼多的同伴,
而前世的遭遇又時常令他很不安,所以,總是以有些中二(?)的感情付出方式去對待身旁的人。
這是我心目中的傑多。
 
對我來說,這孩子就跟我的第一隻角色艾伯一樣非常非常重要,
是我持續玩UL的最大動力之一。我由衷希望這個孩子能夠得到幸福。
 
因為工作的關係,這次的白情沒能刷到專武只有拿到衣服,真的很殘念。
(去年白情我也沒幫艾伯刷到專武且也只到衣服OTZ)(痛哭)
最後也因為時間不夠,圖的背景只能用筆刷跟素材帶過去……傑多對不起Q_Q
不過、我最最最喜歡你了,真的。
 
親愛的傑多,生日快樂。希望明年我能幫你畫一張完稿度更高的圖、寫一篇更完整的文!
接下來的日子,也請你繼續陪在我身邊,請多多指教!
 
 
 
同場加映今年1/12艾伯生日時畫的潦草塗鴉,
因為當時還在趕稿所以無法上色…明年我也會努力幫你畫張彩圖的艾伯!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